南陽空調

新聞分類

產品分類

聯系我們

黑龍江迪爾制藥機械有限責任公司

郵 箱:[email protected]

公司網址:www.mbblk.live

地 址:佳木斯市高新區中華路16號

秦玉峰:中藥行業只有量化才能“走出去”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秦玉峰:中藥行業只有量化才能“走出去”

發布日期:2016-09-12 00:00 來源:http://www.mbblk.live 點擊:

傳承與傳統 

  四十多年前,1974年10月,16歲的農民秦玉峰招工到東阿阿膠廠做臨時工。那是一家創辦于1952年的工廠,是國內第一家國營阿膠廠。此前的兩千多年,東阿的阿膠始終維持著家庭作坊式手工生產,并一直秉承傳男不傳女的工藝傳承模式。 

  秦玉峰的師父是一位名叫劉緒香的老藥師,他是同興堂的第七代傳人。機緣的巧合,秦玉峰很自然地成為了那家創立于嘉慶五年(公元1800年)的東阿阿膠制售坊的第八代傳人,也成為了有完整傳承記載的第八代阿膠制作傳人。 

  他跟從師父學習泡皮、切皮、化皮、熬汁、濃縮、凝膠、切膠、晾膠、擦膠全套制膠技法。一套技法下來,少則四五個月,多則一年。秦玉峰那時年少,個頭兒又小,鍘不動干驢皮,就先從洗皮和泡皮學起。他跟師父一起把收購回來的驢皮浸泡到泡皮池中,待到驢皮浸軟之后放進簡易洗皮機中攪拌洗凈,然后手工將驢皮上的驢毛刮凈,再小心翼翼地將其晾干。師父會帶領他們將驢皮用鍘刀鍘成10到12公分的一個個小方塊,收藏起來,等待冬天到來。 

  冬天到來之后,煉膠的故事就開始了。驢皮方塊進了大鐵鍋里,煮完之后,秦玉峰他們要去搓皮。驢皮搓干凈了,就進入了化皮程序。一塊塊驢皮被溶化成了汁,膠汁經過沉靜、過濾再倒入小鍋提煉,掌握獨門秘笈和火候的師父這時候顯得尤為神秘,這個過程決定阿膠質量。接下來就是出膠、凝膠、切膠。所有阿膠都要切成一小兩重,16塊阿膠正好一斤。接下來是晾膠,然后裝箱、返箱、再晾膠。一箱箱的膠塊很重,秦玉峰那時候搬都搬不動。 

  一直到很久以后,劉緒香才傳授秦玉峰煉膠的秘法。秦玉峰說,師父是一個小個子,他也年少矮小,盯鍋的時候,他們師徒倆就發揮勤快、機靈的優勢,干得也不賴。 

  年復一年地學習,秦玉峰漸漸地從舞臺角落里的龍套,變成了重要角色。終于在進入工廠32年之后的2006年,秦玉峰成為東阿阿膠總經理(總裁)。他開始站在舞臺的最中央。在接下來的十年當中,東阿阿膠成為唯一連續三屆榮獲國家質量金獎、唯一榮獲山東省省長質量獎(組織及個人獎)以及全國質量獎和中國杰出質量人的企業,還連續6次榮獲中國行業標志性品牌。 

  2015年,東阿阿膠實現銷售收入54.5億元、利稅25.82億元,市值320億元,品牌價值106億元。十年間,公司銷售收入增長4.8 倍,利稅增長8.22倍,市值增長 14.5 倍,品牌價值增長3倍,連續8年被評為最具發展力上市公司…… 

  文化與科學 

  東阿縣是中國的阿膠之鄉,而阿膠則是最重要的中藥品類之一。從掌舵“東阿阿膠”那天起,秦玉峰就感到自己負荷的重擔。他時常引用曾參的那句話:“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中藥正在走出國門,盡管走得艱難曲折。秦玉峰覺得,這是空前的歷史機遇。他們這一代中醫藥人,倘若錯失了歷史機遇,中藥走出去、國際化的時間成本會更高。他不愿將這歷史的負擔交給下一代人。他想自己扛起來。 

  對于秦玉峰來說,中藥不單單是個產業,而是一種文化。他一直覺得,中醫藥文化是中國文化的一條血脈。在過去的十幾年里,他糾纏在“文化營銷”、“營銷文化”和“文化體驗”的邏輯里不能自拔。他對此著迷,又有清醒的認知。 

  在秦玉峰看來,中醫藥是中華文明的載體,是也中華文明最重要的局部之一,更是經過了數千年時間檢驗的科學。 

  “中醫藥是經驗科學的產物,也是經驗科學的實證。經驗科學偏重于經驗事實的描述和明確具體的實用性,研究的方法以歸納法為主。早期的科學,尤其是化學,大都屬于經驗科學。中醫藥的科學性是通過大量的病例形成的,代代相傳,形成了科學體系和理論體系。在這個過程中,有很多功效和現象是今天的理論科學所無法解釋的,需要我們用科學的精神和態度去探索、去解釋。” 

  很多科學家、工程師都對中醫藥情有獨鐘。“商業人物”在采訪中也曾發現,搜狗CEO王小川先生就是位中醫藥迷。他認為科學不僅僅是驗證已知的工具,更是探索未知的方法。 

  秦玉峰認為,作為中醫藥從業者,應該更努力地使用理論科學的方法去探索中醫藥的未知部分,而不是妄自菲薄,用已知去解釋未知、否定未知。在他看來, “文化營銷”也好,“營銷文化”也好,就是把中醫藥已知的部分呈現給世界,并且努力探索中醫藥的未知,使其變得可理解、可接受、可量化、可實證。這是中醫藥走向世界的門檻,也是他們這代中醫藥人的集體使命。

  量化之旅 

  在中藥國際化方面,天士力可謂是領軍先鋒。天士力董事長閆希軍說,為了走出去,他們選擇去挑戰美國FDA全球最嚴的審批。“我們以美國為切入點,面對的是全球。” 

  天士力的丹參滴丸在今年九月中旬將會迎來FDA的最后一次大考,如果大考通過,丹參滴丸將會成為首個拿到美國FDA批文的復方中藥。這對整個中藥界來說都具有歷史意義。 

  為了這個批文,閆希軍他們苦熬了十幾年。閆希軍他們起初去FDA申報的時候,發現“所有去做的報告、研究的數據,FDA的這些官員、這些專家聽著傻瞪眼,他沒有聽懂。所以不但有嚴格的實驗的科學數據,還要有一種合理的準確的表達方式。后來我們重新組合技術團隊進行盤點,發現我們要達到FDA臨床實驗藥品全部的申報標準,找了13000到15000個問題。” 

  一個個小問題一一解決之后,已經是2006年了,而丹參滴丸漫長的考試之旅才剛剛開始——它只是拿到了準考證而已。 

  “東阿阿膠”也不甘人后。2013年,在印尼雅加達一項由印尼中醫協會主辦的醫學研討活動中,印尼中醫協會發現來自中國的復方阿膠漿,由于在緩解骨髓抑制、恢復造血系統方面有獨特的療效,而對“登革熱”有獨特療效。他們通過對收集的病例開展小規模的臨床研究,逐步證實了“復方阿膠漿治療登革熱”的有效性,復方阿膠漿也成為印尼輔助治療登革熱的首個特效中成藥。 

  復方阿膠漿是量化和數字化的產物,而中藥國際化最大的桎梏是“量化”。 

  在秦玉峰看來,“量化”是現代科學的基礎之一。如果不能量化,中藥的學科性將會受到質疑,“走出去”的路徑就會變得狹窄。 

  具體到中藥到底能不能量化的問題,他的觀點是: 

  第一,中藥行業只有量化了,才能產生真正的世界級企業。“量化”是一個專業詞匯,指的是目標或任務具體明確,可以清晰度量,根據不同情況,表現為數量多少,具體的統計數字,范圍衡量,時間長度等等。 

  在秦玉峰看來,中藥一直是量化的,只是量化的程度沒有達到現代科學的標準。古老的中藥發展中,一直堅持著類似“連服三日”、“飯后”、“分三次服下”等等之類的量化標準。“為什么呢?這就是出于對療效的考慮,對藥效在身體內作用周期的考慮。這就是量化。” 

  秦玉峰認為,作為融科學與人文于一體的中醫藥,作為其中的典型代表“東阿阿膠”,都是可以量化的。“東阿阿膠”不僅可以量化、而且可以數字化。量化和數字化是東阿阿膠正在開展的研究領域,也是中醫藥現代化的必然途徑。

  “東阿阿膠”于2002年在國際上率先建立驢皮DNA鑒別標準,獲得中國發明專利,并收錄于《山東省中藥材標準》。從此之后,驢和驢皮的DNA研究成為“東阿阿膠”的工作重點。 

  2008年,“東阿阿膠”在國際上率先實現從阿膠成功提取DNA及DNA真偽鑒別,并獲得4項中國發明專利,并且于2009年率先在國際學術雜志上發表了研究成果。采用DNA技術鑒別阿膠的研究成果也獲得2011年山東省科技進步一等獎。 

  2010年,“東阿阿膠”與華東理工大學合作,在世界上首次測定了驢I型膠原蛋白質序列。2014年,“東阿阿膠”又與華大基因、山東省農科院合作啟動了驢基因組測序,對全世界所有驢種進行比較基因組測序。 

  膠類中藥的DNA分子鑒定技術門檻很高,從DNA提取到DNA鑒定方法構建,再到方法優化及實際應用,要走很長的路。DNA含量極少,片段極短,無疑增加了研究的難度。但“東阿阿膠”通過DNA分子標記選擇、PCR檢測條件優化、檢測限的確定,完成了DNA分子鑒定技術并應用到檢測污染與假陽性的排除和樣品的檢測中。 

  “這是什么?這是真正的量化。”秦玉峰說。 

  第二,量化與傳統并不沖突。“東阿阿膠”煉制技藝的傳承走的是傳統傳承路線,我們在堅持傳統、堅持古法的同時,把那些傳統技法、經驗,用現代設備、科學語言承接,將煉膠設備、溫度、水分含量等傳統經驗轉化為現代語言。在煉膠過程中,我們用經驗豐富的煉膠師與精細化的微機自控系統相結合,使每一批次的阿膠質量更加穩定。但是晾膠、擦膠工序,我們還是堅持了數千年以來的手工制作方法。 

  秦玉峰一直喜歡舉的例子是,過去“東阿阿膠”采用傳統的膠鏟“掛旗”方法,通過老師傅的經驗判斷熬膠終點。現在他們已經通過對老師傅技術動作的分解及過程中二十多個參數的分析,找到了控制火候的關鍵參數,并使用智能在線控制技術用于阿膠煉膠過程“火候”的精確化、數字化判斷,比老師傅的經驗判斷更加準確、穩定。 

  秦玉峰說,對于“東阿阿膠”產品而言,他們從外觀表征到質量檢測,從質量標準與工藝流程到銷售流通環節,都進行了量化、數字化。甚至在前期原料的質量檢測、毛驢基地的育種、繁殖、飼養、宰殺、取皮、炮制加工等所有流程,都是可量化、可監控的。通過RFID(無線射頻技術),他們給每一頭毛驢植入了芯片,進行了全產業鏈質量管控,通過準確、清晰、完整的數據庫,以確保每一份阿膠產品的品質。

  “我想,這才是真正的量化。”他說,“量化是為了呈現出中醫藥的科學性,而不僅僅是一種形式。量化與傳統并不沖突。通過量化,呈現出傳承與創新的結合,會使中醫藥的科學性變得更加直觀、清晰。” 

  第三,量化不能一概而論,必須擁有科學的態度。量化的目標是科學,是為了呈現科學性,而不僅僅是一種形式。中醫藥的量化之路,要走很長時間。中醫藥與現代醫學的匹配之路,需要花很長時間才能走完。這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幾代人的努力,不能一蹴而就。這是兩種科學邏輯、兩種文化基因、兩種話語體系的碰撞、磨合與交融,需要用科學的精神和態度才能完成。 

  第四,中醫藥量化之后不會影響藥效。中醫藥量化之后只能使市場更加規范,生產更加規范,用藥更加規范,醫生用藥也更加標準化,最終使臨床療效更加突出。 

  秦玉峰說,“東阿阿膠”的顆粒劑、口服液、小分子阿膠這三類產品,在服用方法上都比較方便,小分子阿膠生物利用度更高,吸收更好,已經獲得了美國、韓國的發明專利授權。這正是量化帶來的好處。 

  “藥效的最終呈現有多種因素,除了藥物本身之外,還包括醫生的治療方案、患者的身體素質以及其他外部因素的影響。藥物只是治療環節的一個部分。” “中醫藥量化,是我們的使命與責任,但本質上只是我們追求‘健康中國’的一個路標。我們要走得更遠。這是比量化更重要的事。”秦玉峰說。


相關標簽:制丸機

最近瀏覽:

在線客服
分享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姓名
聯系人
電話
座機/手機號碼
免费麻将绝技大全
什么贷款最赚钱 听书赚钱软哪个靠谱 余额宝稳赚吗 湖北快3开奖号码今天 21游戏的必胜秘诀 11选5任八稳赚倍投 梦幻西游3开宝宝环赚钱吗 中国体育彩票电子投注单流程 188金宝搏亚洲体育博彩 微信怎么赚钱给不认识的人 澳门大小玩法 11选5任五跨度对应表 想在南宁开个理发店赚钱吗 幸运飞艇计划助手 11选5选号实用技巧 葫芦娃礼包兑换码